台灣人對設置觀光 娛樂城 有共識嗎?──澳門「博彩性娛樂事業」的啟示


諾亞娛樂城官網

諾亞娛樂城

多年老品牌重現,重視玩家優惠與遊戲體驗,多款線上遊戲,真人百家樂、運彩彩票、電子遊戲、棋牌遊戲、電競投注


台灣人對設置觀光 娛樂城 有共識嗎?──澳門「博彩性娛樂事業」的啟示

亞太地區陸續引進 娛樂城 事業,開放許多的博弈特區,且博弈結合觀光的發展有很大的經濟效益,能藉由引進外資帶動其他周邊事業。倘若有社會共識,台灣亦能著手規劃理想的「博弈特區」,以及制訂相關之條款、法律規章等。

關於觀光 娛樂城 

「觀光 娛樂城 」(Casino)係指經過政府特許後,供人博彩的 娛樂城 ,英國牛津字典解釋為「在一棟房屋或建築物內,為來客提供娛樂性節目、餐飲服務、休閒運動設施及博彩場地」。Casino 在全球掀起了一波熱潮,形成一種「博彩性娛樂事業」的產業型態,尤其在亞太地區的消費市場逐漸成熟之際,新型觀光型 娛樂城 陸續在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韓國、澳洲等地區興起,不僅成功吸引大批的旅客前往,製造龐大的消費市場、周邊經濟效益,賺取龐大利潤,也帶動當地政府之稅收,推動各式政策時將更有資源。

博彩除罪化、合法化、產業化儼然成為趨勢。自古以來,人類的嗜賭天性造就博彩性娛樂事業的發展。著名心理學家 Jean Shinoda Bolen 曾表示,「人的心理有兩項基本特性:一為對刺激和興奮的需要;另一則是對不確定性的憎惡。因為對於規律的生活感到無聊,配合個人心理上的錯覺及自我欺騙,便企圖以博彩來阻止其不確定性及不安全感。」

英國在二次戰後逐步鬆綁博彩產業的管制,為全世界首先設置觀光 娛樂城 的國家,但嚴格限定國民進入 娛樂城 ──因 19 世紀以來英國的地下賭風從未因立法禁止而減少,倒不如將其立法規範在可管制的範圍內。荷蘭隨後亦將博彩合法化,其立法目的乃「僅提供現存博彩之需要,而非創造需求」。

博彩性娛樂事業的高附加價值

博彩性娛樂事業從單純的博彩遊戲機制,蛻變成結合「 娛樂城 」、「遊憩」(Recreation)、「觀光」(Tourism)、「休閒」(Leisure)、「購物」(Shopping)、「遊樂場」(Playground)等,極具吸引力且高利潤的觀光產業。

城市可以用複合模式連結飯店業、旅遊業、餐飲業、科技業、百貨業、運動休閒、會展經濟等,發展龐大的博彩性娛樂商機。若能有適切的市場供需評估、法規限制的鬆綁、良善的政策規劃以及管理機制,博彩性娛樂事業可強化地方財政所需,同時又能抑制及消滅非法的博彩行為。

開發中國家振興經濟、發展觀光的重要政策工具

二次戰後歐洲地區藉由發展觀光來促使經濟復甦,透過倡導旅遊、消費來發展觀光產業,以便增加公共收入;這造成了一股跨國風潮,各種類型的觀光 娛樂城 如雨後春筍生起,包含英國、法國、德國、西班牙、葡萄牙、希臘、羅馬尼亞等國家的觀光 娛樂城 急速擴張,歐盟成立後亦設立相關委員會來督導歐盟各會員國之博彩性娛樂事業。

爾後,亞洲地區如澳門、馬來西亞、越南、斯里蘭卡、澳洲等,亦有積極發展。博彩性娛樂事業更是常常受到開發中國家的青睞,作為振興經濟、發展觀光、打造國家及城市形象的手段,亦可作為區域及城市發展的政策工具。

發展博彩性娛樂事業之經濟及社會層面影響

目前亞太地區因觀光 娛樂城 而聞名的城市包含:韓國華克山莊(Walker Hill)、馬來西亞的雲頂高原(Genting Highlands)、澳門威尼斯人 娛樂城 (The Venetian)、新加坡聖淘沙(The Sentosa)等,對於當地的經濟及社會層面帶來不同影響。

就以經濟層面的正面影響來說,發展博彩性娛樂事業可協助當地增加政府稅收、改善當地產業型態、提供更多就業機會、促進外人投資、賺取外匯等;負面的經濟影響則包含導致單一性的產業結構發展、造成通貨膨脹等。至於社會層面的影響,雖然博彩性娛樂事業可提供社會福利發展的財源而強化公共服務,但另一方面恐造成賭風猖獗及社會治安敗壞的問題,效益及損害之間時常難以權衡。

以澳門為師?台灣仍需凝聚社會共識

回看我國,目前就屬馬祖地區最有可能設置博弈特區,但仍有許多待克服的難題,包含島嶼陡峭環境、基礎建設不足、國際客源未定等,因此離島地區何時能具備設置國際 娛樂城 的成熟條件,仍是未定之天,更缺乏社會共識。

讀者或許可以參照澳門的經驗。澳門素有「東方蒙地卡羅」之稱,其博彩性娛樂事業始於葡萄牙殖民時,早於 1947 年便已將博彩合法化,到了 2002 年為了增加政府稅收及開啟博彩產業的型態,澳門政府不再發出博彩「專營權」,改採發出博彩經營權牌照的制度。目前取得經營權牌照者分別為「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永利度假村股份有限公司」、「銀河娛樂場股份有限公司」。

如此改變博彩娛樂事業的結構,令澳門政府的稅收增加,並能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務及福利發放。據彭博社報導,澳門 娛樂城  2013 年收入增長加快,全年營收已相當於拉斯維加斯 娛樂城 的 7 倍,進一步擴大其領先優勢。事實上,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也表示,澳門 6 個 娛樂城 營運商於 2013 年博彩營收增長 18.6%,至大約 452 億美元。但博彩娛樂事業的快速發展讓澳門經濟結構趨向單一化,引起澳門民間擔憂無其他產業發展導致過度依賴。

亞太地區陸續引進博彩性娛樂事業,開放許多的博弈特區,且博弈結合觀光的發展有很大的經濟效益,能藉由引進外資帶動其他周邊事業。倘若有社會共識,台灣亦能著手規劃理想的「博弈特區」,以及制訂相關之條款、法律規章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