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城 帶來的後果?全台首創的「博弈門診」:好賭,其實是大腦生病了?


諾亞娛樂城官網

諾亞娛樂城

多年老品牌重現,重視玩家優惠與遊戲體驗,多款線上遊戲,真人百家樂、運彩彩票、電子遊戲、棋牌遊戲、電競投注


娛樂城 帶來的後果?全台首創的「博弈門診」:好賭,其實是大腦生病了?

娛樂城 的興起,去年開設的「博弈門診」除了提供病患認知行為治療以及諮商外,還有另一項很重要的社會功能,那就是讓病患身邊的陪伴者,不管是家人也好、朋友也好,對「戒賭」這件事有更全面的理解,能以更健康、開放的心態來看待。

由楊祐寧及桂綸鎂主演的《腿》,電影中男主角因為想給女主角更好的生活,準備了 10 萬去 娛樂城 打算「用最快的速度把它變成 20 萬」──本來想賺 2 倍,最後卻賺了 20 倍,男主角要準備離開在櫃檯領「賺來的錢」時, 娛樂城 老闆在一旁想和他搭話,問了他名字和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男主角略帶防備的顧左右而言他, 娛樂城 老闆最後悠悠說了一句:「過兩天你一定會再回來的」。

電影演到這裡時,在劇院的我並不瞭解,為什麼 娛樂城 老闆這麼有自信,這位客人一定會回來?已經贏了幾百萬的錢,難道還不夠嗎?幾個鏡頭之後,劇本證明老闆是對的,男主角根本等不及兩天,他當晚就又想回賭桌上了。最後的下場大家一定都知道,賭博成癮的男主角債台高築,不是跑路就是被追殺。

其實,不管是電視還是電影,劇情大概都是這樣進行;而在現實生活中,因為賭博而傾家蕩產、家破人亡的新聞,好像也從沒少過。

究竟為什麼「賭博」會讓人「停不下來」?即使要賭上所有身家財產、甚至人身安全,玩家們也在所不惜?


賭博成癮行為,已被列為心理疾病之一

國內社會大眾對「賭博」的認知不外乎就是把它當作一種消遣娛樂、「小賭怡情」,家家戶戶過年聚在一塊,也常打個麻將,贏家賺錢開心、輸家也在遊戲中玩得愉快,今天玩完就結束,過完年大家還是照常上班、上課。所謂消遣娛樂就是這樣,打發了時間,也從中感到愉快、解悶、放鬆。所以,大家很難想像,新聞報導中那些「賭博成癮」,其實是一種精神疾病。

世界衛生組織(WHO)將「賭博成癮行為」依照嚴重性及型態分為「娛樂性」、「問題性」與「病態性」,其中「病態性」賭博,也就是大家俗稱的「賭博成癮」,在美國精神醫學會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III)中,已被列為心理疾病之一。

而就在去年,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的「成癮防治科」開立了全台首創的「博弈門診」,希望藉由認知行為治療、諮商以及關懷陪伴,幫助病患離開賭博的惡性循環。「博弈門診」的出現,也讓普遍不了解「成癮其實是大腦生病了」的大眾對「成癮行為」有更清楚的理解。

「成癮」所造成的行為失調,意即無法控制衝動,是一種慢性的腦部疾病,粗略可分為:「物質成癮」,像是菸酒、毒品;以及「行為成癮」,像是賭癮、購物成癮、性愛成癮等等。當癮頭無法被滿足時,病患就會出現焦慮、暴躁、憂鬱等負面情緒,為了消除這些情緒,便會想方設法地滿足癮頭,因而掉入「成癮」無限的惡性循環。


大腦的「成癮機制」是如何運作的?

既然談到「賭癮」,那就必須從大腦的「成癮機制」開始談起,人類的大腦究竟是如何一步一步掉進「成癮」的陷阱裡的?

我們大腦中有一種神經傳導物質叫做多巴胺,當人的行為滿足慾望時,多巴胺濃度就會提高,並釋放到伏隔核,也就是大腦與愉悅及酬賞有關的一叢神經細胞。提高多巴胺濃度的行為,會活化大腦中的酬賞路徑,於是大腦會督促行為者重複此項行為,讓行為者得以再次享受愉悅的感覺,這樣的循環就被稱為「多巴胺搔癢」。

「多巴胺搔癢」是由演化而來的一種生存機制,因為進食與性愛會增加多巴胺,進而激勵人類吃東西與繁殖等生存需求,當人類記住這種感覺,大腦便會鼓勵我們持續進行這些行為,並再次享受愉快與快感。但是,這種提高多巴胺濃度的自然行為,通常需要付出努力、必須等待,而賭博、電玩以及菸、酒等成癮物質,過程中不需經過努力與付出,就能大量提高大腦中多巴胺的濃度,促使人類不斷的重複循環。長期下來,透過自然行為製造多巴胺的能力下降後,成癮者就必須以成癮行為/物質來維持腦中多巴胺的濃度。

除了多巴胺的影響之外,人體大腦中還有一個與控制衝動有關的「煞車機制」,位於「前額葉」,它也是大腦中最高認知能力的控制中心,幫助我們判斷、調控注意力以及做決策。研究顯示,若是長期接觸成癮行為/物質,會對前額葉造成負面影響,讓人類無法克制自身的衝動,也讓對癮頭「說不」變得極為困難。這也是為什麼即便知道「賭博」只會帶來負面結果,卻依舊合理化這樣的成癮行為,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下去。


科技的發達,除了 娛樂城 之外,生活中到處都充滿了誘惑

日本參議院院會在2018年通過了「博弈特區法」,全國最多可在三處綜合渡假村設立 娛樂城 ,雖然目前地點還沒挑好,但因考量到 娛樂城 合法化後,染上賭癮的病患勢必大增,日本中央社會保險醫療協會在去年所提出的《診療報酬修訂案》中,已經將「賭癮戒斷」納入醫療保險範疇。 

要戒除一項上癮的行為/物質已經非常困難,雪上加霜的是科技不停進步的同時,日常生活中的「誘惑」也呈等比成長,有時候可能只是一個手機的推播、或是路邊的一張傳單,就能讓已經下定的決心蠢蠢欲動,所謂的「星火燎原效應」就是在比喻這種情況。

「賭博成癮」的玩家們,常常有一種心態,認為「再讓我試一把,搞不好就能贏了」,於是越試越多把,債務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到事情一發不可收拾時,才終於認清自己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以前的賭博必須到特定場所進行遊戲,但現在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的世代,只要下載幾個 app,不管你人在哪,手機滑開就能賭,賭博的限制越來越低、越來越容易,也越來越難戒。


「博弈門診」除了幫助病患,其實也幫助了病患身邊的陪伴者

試想,一位有賭癮的病患,從他初次下賭﹑成癮、到最後終於意識到自己可能是「病態性」賭博,而下定決心要去門診諮詢,這中間可能經歷了很多波折以及猶豫,他可能也會動搖、也會反悔,也想過要放棄,假設身邊陪伴的家人或好友對「賭博成癮」這件事的理解不夠,會下意識的認為「就不要再去賭了!」、「真的有那麼困難嗎?」,彼此沒有一個可以溝通的基礎,不但無法有效幫助病患,還可能讓雙方的關係不斷地惡化下去。

去年開設的「博弈門診」除了提供病患認知行為治療以及諮商外,還有另一項很重要的社會功能,那就是讓病患身邊的陪伴者,不管是家人也好、朋友也好,對「戒賭」這件事有更全面的理解,能以更健康、開放的心態來看待這一件事。取名為「博弈」門診,也是為了避免汙名化以及先天偏見造成的對立。

「家人賭博成癮」的煩惱在國內社會風氣較封閉的情況下,其實大部分的人是不會主動說出口的,即使被情緒壓得喘不過去,非常需要有一個人可以聊聊,但礙於面子,大家常是忍著憋著,默默的把日子過下去。「博弈門診」的開設讓當事人的家屬或是親朋好友,多了一個管道可以溝通、討論,他們提供的不只是認知行為治療,更是關懷與陪伴。我想,願意到門診諮詢的病患以及身邊的陪伴者,已經邁出了最重要的一步。就算戒賭的路漫漫長,只要堅持,終會有走完的一天。

(以上是對「博弈門診」及「成癮戒斷」的小小分享,希望能讓更多人對這項陌生的領域有深入一點的了解,如果在閱讀文章的你剛好有這樣的需求,而且也沒聽過「博弈門診」,那很榮幸可以幫到你們,更多詳細的專業內容請拜訪台北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的成癮防治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