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澳門神秘的貴賓廳與洗碼仔的賺錢模式


諾亞娛樂城官網

諾亞娛樂城

多年老品牌重現,重視玩家優惠與遊戲體驗,多款線上遊戲,真人百家樂、運彩彩票、電子遊戲、棋牌遊戲、電競投注


澳門的賭廳,是由賭場專門承包給職業的賭博公司,面向豪客經營的,一般投注最低都在港幣2000元以上,最高投注限額是200萬。

比方說:金沙賭場的貴賓廳,有【香港廳】、【廣東廳】、【浙江廳】、【鴻運廳】等等,這些都是承包給了不同的賭博集團。這些賭博集團,有的是香港上市公司,有的是“港”、“澳”、“台”的黑社會,有的是國內的幫派、或幾個老闆組成的財務集團。 澳門地區貴賓廳最大的特色,就是基本只賭百家樂,而且百家樂提供「洗碼」。客人在貴賓廳拿到的首先是「泥碼」,泥碼不能退換現金,通過泥碼投注贏得的才是現金碼。手上的泥碼全部變成現金碼後,又繼續拿現金碼去買泥碼。這樣通過購買泥碼的總數,就可以統計出這個客人的總投注額,也就是「洗碼」額。

這種模式催生了「洗碼」這個行業,洗碼經紀人借錢給客人購買泥碼,賭廳提供洗碼額的返點給洗碼經紀人,俗稱「碼糧」,一般馬糧是洗碼額的1.2%,視不同貴賓廳而定。

至於洗碼經紀人,他們就要承擔借錢給客人的資金風險,但作為一個職業的洗碼人來說,「即便存在風險,收益仍然是很可觀的」。客人贏錢的情況下,往往100萬的本金,一兩個月就通過碼糧賺回來了。 每個貴賓廳除了自營洗碼外,都會拉攏一些專業的洗碼人或洗碼公司,因為這些洗碼人能帶來更多的豪客。

從法律上講,這些貴賓廳在澳門都是依法經營的,因為今天澳門的賭博業很發達,內地有錢有勢的豪客多,遍地黃金,坑蒙拐騙威逼利誘的事情他們犯不上去做,合法經營也能掙大錢。所以有的賭廳在香港上市,也有的賭廳在美國上市的,能夠公司化集團化的規範經營。

但由於澳門貴賓廳99%的客戶都是大陸客,貴賓廳裡簽給客人的泥碼,都屬於大額賭資的借貸,這些賭資到期後要還款「收數」,包括港幣人民幣的兌換等等。這些賭完之後的「後勤」工作,又必須在內地進行,而涉及到賭博的資金交易在內地又是違法的。所以貴賓廳的經營,在內地又必須遊走於黑色與灰色之間。

相較之下,在內地有經濟基礎和人脈背景的貴賓廳,在拓展客源,借款收數方面都有較大的優勢。因此,這幾年,來自於內地的賭博集團在澳門經營的貴賓廳發展很快。而澳門本地人經營的或香港人經營的則相形見絀了。

賭場與賭廳之間,是一種承包、分成、借貸的合作關係。 比方說,有個內地集團去包一個金沙的貴賓廳,這個廳是六張百家樂台的中等規模賭廳。

那麼首先金沙賭場對承包的最低要求是:這個廳每張賭桌必須完成1.51.8億港幣的投注額,就是每月每廳的最低投注額必須有10.8億;此外,賭桌的輸贏,由賭場和賭廳分攤,可以是5.5:4.5,或6:4,具體雙方可以協商。賭廳與賭場分擔輸贏的廳,當地俗稱「殺數廳」;賭廳僅賺洗碼收益,輸贏全部由賭場承擔的廳,俗稱「洗碼廳」。

單純洗碼的廳主,當然希望客人個個贏錢,反正輸贏不管他的事;反之,「殺數廳」的廳主,當然是希望客人長賭長輸,一輩子做他的賺錢機器。

金沙賭場會根據廳主的實力,提供融資支持,扶持廳主做大做強。比方說,在客源多實力強的廳主1億賭本的基礎上,賭場可能會再以籌碼的形式融資1億給他,幫助他解決簽碼資金不足問題。 還有賭廳的工作人員問題,除了荷官是賭場派出的,賭廳的帳房、公關、司機、環境清潔的阿姨都是由賭廳自己聘請。

由於賭廳是24小時營業,因此要有三批人員輪換,對一個中等廳而言,這部分人工支出大概是50萬-80萬港幣每月。

圍繞賭博,賭廳有很多生財之道。除了「殺數」與賭場分享贏利,洗碼賺碼糧,簽碼到期加收利息,甚至和賭客對賭「台底台面」,在內地有基礎的賭廳,還可以在港幣兌換上賺一大筆錢,因為每天賭客輸贏的匯入匯出,會產生一筆很大的匯率差。

比方說,照當天黑市價,港幣買入是0.810,賣出則是0.795,那麼1000萬港幣的一進一出,就有15萬人民幣的差額收益。

此外,賭場在飲食、訂房方面給賭廳一定比例的優惠和返點,還有一些其他獎勵措施。當然,賭廳也不是包贏不賠的。有些交際面不廣,沒有客源的小賭廳,幾個月下來支撐不住就關門了;也有遇到一些豪客,被賭客一晚狂贏上億,最終賭廳資金「爆倉」而轉讓或倒閉的(但這樣爆倉關門的廳極少);還有一些廳,因為簽碼給客人賭輸後,無法收回巨額錢款,最後經營不下去的。

但相比起坐在賭桌對面下注的賭客,作為賭廳的廳主還是占盡了優勢。因為這個遊戲規則,是在賭場開業前就已經制定好的。

以上這些便是澳門賭場不為人知的賺錢模式。在這個博彩行業裡,利用這些模式通過每一個賭客的慘敗而讓他們賺的盆滿缽滿!